多年來與劇場為伴,曾文通越發覺自己最喜歡ritual theatre(祭祀式劇場)。

「這種劇場是很人性的,東西方也有起源,比如古希臘向神祇獻祭,有很多人一同參與⋯⋯一次我在巴里島看kecak dance(當地祭祀式舞蹈),跳舞的是村內男丁,這種舞蹈形式很公眾的,他們穿著sarong赤著上身,純粹用聲音、手勢去跳,沒有燈光和音響,看罷我覺得很感動。」

 

在曾文通眼中,祭祀式劇場,還有一種療癒作用。

「它能產生一種心靈作用,可減壓,或令人重新思考生命的決定。」

 

 

- 空間魔法師

三角志,Issue 26,June 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