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近年也專注鑽研各種自然療法,在聲音療癒及振頻療癒有不少心得:「我也有做些原始表演藝術,如古希臘的祭祀式劇場,當中人們敲銅鑼,有紓解病痛的功效。」他在二○一○年在印度學成Sivananda Yoga,更取得導師認可資格。 無論是舞台設計或素食也好,他都把持著同樣的原則:「做事要有量度,不要太計較合作的導演搶了你的鋒頭;設計之道與煮食一樣,不要將原本的材料搞亂,你在舞台上佈置太多,顧多了自我藝術索求,便會影響演員的發揮空間,令人眼花撩亂。」

 

- 素心人的豐味

明報周刊,第2305期,12 / 1 / 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