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自然本無美醜,人心而論,文通 覺得人本性喜自然,人在自然中,喜悅由心而起。

 

鄉村生活,本來就是一種修行,文通形容人在山中建村,是人類入侵大自然, 自己是村外人,也是一種入侵,與自然對 話,與村民交往,應常存謙卑的心:「你上到山,仍然睇手機上網,斷掉了與大自 然的聯繫,那麼你住在山中也沒意義。」

 

⋯⋯憑藉想像,在屋裏畫出一個特定的靜心空間,譬如一張凳也可以。文通又拿露台養着的青苔做比喻,青苔養在盆裏,澆水 後有水殘餘,只要進入那個環境,那麼這個盆便有了山(青苔)和水,聽着很禪, 但看着看着便明瞭。

文通崇尚簡約的空間,續說:「一個空間越窄,產生的衝突越來越多,一個環境越空,流動性才大; 人需要一個大的空間,人裏面要空,環境 亦要空,心才會寬廣。

 

- 山谷流水人家 一念樂土

蘋果日報,9 / 12 / 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