⋯⋯曾文通有一個舞台模型,他日常便試著把任何東西放到模型中,想像人在這樣的空間中行走是如何的畫面。他稱之為一個遊戲,天天做,內心喜悅。這或者亦類似中國人欣賞盆景,日本人欣賞流水枯木,觀照中思考宇宙、人生與自我。

 

曾還有一個「潑墨」遊戲,在紙上灑墨,墨水的自然流向,在抽象的圖形中想像,獲取靈感,隨性地加入筆觸,進行一種紙上的旅程,自我觀照。他重視與自然的隨遇,珍惜野草,撿拾路邊的瓦片,長時間觀察時間、水、陽光、螞蟻在其上留下的痕跡。隨遇與執著,互相調節⋯⋯

 

修習中我們真能放下一切執著嗎?曾文通以一種微妙的神情談及,他觀照落幕拆卸後,空蕩蕩的劇場舞台,啟示著「一念間一場空」—— 萬般的執著,也不過是人生過程中的電光火石。

 

 

﹣ 留「黑」作為療癒:曾文通的藝術

信報,01 / 10 / 2013)

 

全文